免费分享全网各种知识问答,帮助网名获取到更多知识内容及相关资讯。
  • 首页
  • 热点资讯
  • 管理层闪电大换血,阅文集团缘何与网文作者们“反目成仇”?

管理层闪电大换血,阅文集团缘何与网文作者们“反目成仇”?

发布:维乐福信息网2021-02-13 17:30分类: 热点资讯

作者 | 长安客(DoMarketing-营销智库 主笔)、来源 | DoMarketing-营销智库(ID:Domarketing-001),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程武等阅文集团高管刚刚上任没几天,却被一份作者“新”合同引发的燎原舆论大火烧了个措手不及。

5月5日,大批网文作者发起了“五五断更节”活动,宣布在这一天全部停止更新,以此维护自己的版权和著作权权益。而断更节的起因则是,网上公布的阅文集团与网文作者之间的新合同被指是“霸权合同”,意在强迫作者们签订“奴隶契约”。

过去十几年,正是有了平台和作者的紧密合作,才有了中国网文圈的生态繁荣。作为国内网文界的“扛把子”,阅文集团与作者之间原本应该惺惺相惜才对,为何因为一份合作合同反目成仇?这一切,或许还得从4月末阅文集团的高层变动说起。

4月27日,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QQ阅读、创世中文网和红袖添香等平台的阅文集团,对外宣布了一项管理团队变动——包括联席CEO吴文辉、梁晓东和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在内的相关创始人集体辞任。同时,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这意味着,起点中文网5个联合创始人:黑暗之心(吴文辉)、宝剑锋(林庭锋)、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藏剑江南(商学松)时隔8年后又集体出走,阅文集团彻底被腾讯掌控,可谓名副其实的改朝换代。

参考历史经验,一般改朝换代之后,新任皇帝总要搞点大赦天下、加官进爵之类的福利活动,以次彰显自己统治的合法性。

但阅文集团旗下作者却没有等来这等福利,却随即被一则消息浇了身冷水。4月27日,有很多作者发现近期和阅文新签的合同出现了变化,合同条款严重涉嫌侵犯作者版权和著作权权益。

1、网络作家需要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阅文运营版权,无需网络作家的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

2、网络作家签约时,需向阅文提供大纲,预期完本字数及完本时间,网络作家未能完成约定,则视为违约,阅文有权停止分配利益,且追究网络作家相关责任;

5、在授权方面,网络作家将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权、改编权、复制权、翻译权等著作权财产权利独家授权予阅文,允许阅文自行使用或者进行上述权利的分/转授权以及商业推广、销售、并签订相关协议。

表面上看,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版权问题,但其实作者的版权早就没了。按照网络小说大神姬叉说,其实在老合同里,作者就没版权了,起点很早就拿了作者的全版权,并且期限一直到作者死后五十年。

过去在“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的收入模式下,分成规则清晰公平,写手靠自身努力拿全勤,争取更多的VIP订阅,从而获得更多收入。而对于多数腰部以下作者来说,主要收入更加依赖于付费分成和全勤奖。

如今,推广免费模式的话,广告分成规则掌握在平台手中,不再透明,作者成为仰人鼻息的打工者。网文作者流浪的蛤蟆对此解释,“读者不付费了,网站希望用广告费来付。但是广告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再也没有人知道平台拿了多少广告费。我们原来的订阅是在后台直接显示,读者每个订阅大家都可以看到。而且即便平台把所有的广告收入都给作者,对于很多头部作者,收入也还是降低的。”

而人性是喜欢确定性,厌恶风险的,拿走别人看得见的铁饭碗,给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任谁都会出离愤怒吧。作者们之所以忍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认为原阅文集团掌门人吴文辉“不会做出特别过分的事”。

作为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和阅文集团的掌门人,吴文辉和作者们有着更深的联系和理解,随着吴文辉团队的集团离开,矛盾爆发也就顺理成章了。毕竟,就算是一样的合同,怎么执行还是要看人怎么理解。

1、当前大家讨论的这份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2、作为2020年4月27日新上任的管理团队,收到了很多针对这份旧合同的批评和意见。新管理团队非常重视并已着手重新审视,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对于不合理的条款,会做出相应的修改。

3、从新团队上任伊始,就坚定的认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请大家不要轻信。

4、微信读书是阅文渠道的合作伙伴之一。关于大家关注的微信读书针对阅文版权内容的限时免费运营活动,是渠道自身运营不当,同时也是阅文渠道工作的管理失误。阅文已经与微信读书沟通并达成共识,该运营活动已下线,不会对作家的收益产生任何影响。

程武团队曾于4月30日发布名为《面孔会变,梦想不会——致网络文学作家》的公开信,期间大谈人文精神的传递,大谈梦想。但对多数写手而言,生存才是摆在面前的第一大问题,当双方因为合同问题而出现摩擦时,新团队如此表态难免被许多作者看成是“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建立信任无从谈起。

比如,虽然声明中提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但起点上付费内容在QQ浏览器、微信读书等其他腾讯内容渠道可以免费获取的事情一再发生,如何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呢?

鉴于这样的回应难以服众,于是许多作者便发起了前文提及的“五五断更节”活动。面对断更威胁,阅文在5月5日这天却又深陷涉嫌篡改后台数据的新争议,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有网友指责阅文为了应对“断更节”,采取了包括但不限于屏蔽部分文章和作者公告、作者保存草稿自动发出、旧章节更新时间自动调整为5月5日、警告作者断更后不再推荐等严厉反制措施。在微博、知乎以及贴吧等多个平台不断有网友发文,指责阅文通过更改作者更新时间、将长期未更新的“僵尸文”批量更新等方式营造今日“爆更”的假象。

对此,阅文集团当然予以坚决否认。阅文强调,阅文今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此外,阅文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在否认传言的同时,程武团队寄希望于通过恳谈会与网文作者进一步沟通,毕竟在当年的3Q大战危机之后,腾讯也曾出面邀请来自互联网、政法、新闻、学界的72位知名专家和意见领袖,连续召开了十场名为“诊断腾讯”的系列论坛,最终为腾讯从封闭帝国走向平台开放奠定了基础。

5月6日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了首场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近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程武表示,虽然刚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风波和挑战,甚至其中有故意抹黑和造谣,但新团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对于现有合同中在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我们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但作者们看到这两条信息恐怕难免会失望,首先,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著作财产权却要“自愿”给予平台,就很值得玩味。只要稍微了解点版权法的人都会知道,著作人身权只能由作者或者著作权原始主体所有,这是法定的,并非阅文给作者的权益。而著作财产权则不仅可以由作者或者著作权原始主体所有,也可以归著作权继受主体所有。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鬼吹灯》著作权纠纷的罗生门。阅文集团称作者天下霸唱自愿将《鬼吹灯》系列包括可能撰写的续集、前传、后传、外传等全部作品独家转让给自己,天下霸唱却说自己是在和起点中文网工作人员一顿酒后稀里糊涂地签下合同。

从“合同风波”发酵伊始到恳谈会,可以发现阅文集团新管理层虽然不断强调梦想、维护作者利益,但其实并没有做出实质性让步。或许,无论从阅文集团自身还是从腾讯文创的角度看,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阅文集团在国内网文圈无疑具有垄断级的地位,占据过半头部资源。比如,据2020年2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

其财报也非常亮眼,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集团实现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其中,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3.1%至37.1亿元,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同比增长283%至46.4亿元(主要是合并了新丽传媒)。

从2019年财报就可以看出,阅文集团营收和利润增长的重心已经从在线业务转移到了版权运营上,这也就是其为什么紧抓版权不放松,并想推广免费模式的原因。

但阅文集团面临的挑战也不少,2019年,平台活跃用户数仅有2.9%的增长,付费用户数甚至连续三年下滑。有人说这是网文质量差导致的读者流失,但其实是因为整个网文行业受到了短视频的降维打击。网文本质上是杀时间产品,与抖音、快手等属于同类竞品。在短视频迅猛发展的强烈冲击下,网文滑落不可避免。

作为网文界的“扛把子”,阅文集团必须及早转型突围,在转型的阵痛期,向作者要利润也是一种选择。就像姬叉说的,“本质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只是以前多少还有点脸,没公然这么说,如今是公然把脸都撕了,赤裸裸的就是这么告诉你,让无数作者心态爆炸了。”

而从腾讯文创的角度看,阅文集团的价值在于提供更多优质内容吸引流量,提供更多IP周边变现和广告推广,而不是在线运营的那一点点收入。当腾讯加速消化阅文,旧有的利益格局必然被改变,矛盾纷争也不可避免,只不过,强势者往往都不是利益受损最重的那一方罢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